央行:尽量避免由于标债资产认定造成市场大幅波动

  • 我要分享︰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愛範兒(ID︰ifanr),作者︰邱雷,原標題︰《“我懷疑伊隆?馬斯克是人工智能”| 專訪特倫斯?謝諾夫斯基》,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人工智能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里最強大的力量之一。

人臉識別植入我們的手機同時也走進了社區和街道,語音識別讓我們能和機器對話,實時翻譯使跨語言交流變得比以往更輕松,機器診斷、自動駕駛……人工智能幾乎滲透到了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

然而另一方面,人們卻對人工智能和人類共同相處的未來生活充滿未知、疑惑和擔憂。人工智慧究竟是人類的幫手還是對手?它會威脅到人類的生存嗎?越來越強大的人工智能會剝奪人類的工作權並讓我們存在的意義變得越來越弱嗎?

帶著這些問題,愛範兒專訪了世界十大 AI 科學家之一特倫斯·謝諾夫斯基(Terrence Sejnowski)。

01  關于特倫斯·謝諾夫斯基

世界十大 AI 科學家之一、美國在世僅三位的“四院院士”之一、全球 AI 專業會議 NIPS 基金會主席。

特倫斯·謝諾夫斯基是深度學習的先驅和奠基者,曾于 1985 年和圖靈獎得主杰弗里·辛頓共同發明玻爾茲曼機,將神經網絡算法和機器學習帶入一個新的發展時期。

02 謝諾夫斯基的“金句”

有些人的目標是創造像人一樣的人工智能,但是何必呢?要創造和人一樣的智能,我們生孩子就好了。

AI 會讓你更聰明。

全人類都有偏見,AI 只是反映了我們的偏見。創建一個沒有偏見的 AI 是不可能的。

我懷疑伊隆·馬斯克自己就是個 AI。

如果繼續沿著這個方向前進,終有一天我們會搞明白我們是誰。

人類可以殘酷對待彼此,AI 為什麼不能?

以下是此次專訪的文字記錄(整理後)︰

愛範兒︰有人認為 AI 只是一種工具,本質上和一把錘子沒有區別;也有人認為 AI 可以和人類比肩,甚至會自我進化為另一種智慧,對此你怎麼看?

謝諾夫斯基︰AI 現在是工具,但它是一種特別的工具。打個比方,一把錘子能翻譯嗎?現在我們可以用 AI 這個特別的工具解決很多問題,比如語言、視覺、語音等等。事實上,我們用 AI 所做的事情非同尋常。有些人的目標是創造像人一樣的人工智能,但是何必呢?要創造和人一樣的智能,我們生孩子就好了。

我們的目標應當完全不一樣,也就是創造和人類兼容的人工智能,讓人類更聰明。我們在努力增強人類智慧,讓它更強大。因為人類會犯很多錯誤,比如發動巨大的戰爭,讓很多人喪命。讓我們創造 AI 來阻止未來戰爭吧,它可以幫我們彼此互動以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

愛範兒︰你認為人工智能的下一個革命性的突破會是什麼?

謝諾夫斯基︰我認為我們還處在 AI 革命的開始。在思考下一次革命之前,得先完成這一個。我們面臨的另一個難題是,未來很難預測。

愛範兒︰有哪些人類的技能是您認為 AI 無法做到的?

謝諾夫斯基︰這個問題是關于未來的推論,但是我們並不知道 AI 會把我們帶到哪里去,沒人能預測這一點。不過,沒有什麼法則限制我們創造一個 AI 來解決目前只有人類能解決的那些問題。既然沒有這樣一個法則限制,那麼這些都是可能發生的。比方說,人無法做到超越光速,那是因為有物理法則限制。但是據我所知,目前沒有發現針對智能的物理法則限制。

愛範兒︰通用人工智能會出現嗎?

謝諾夫斯基︰並沒有什麼自然法則限制通用人工智能的誕生,只要有可能,它就會發生。我們有證據表明通用人工智能會出現,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

愛範兒︰AlphaGo 和柯潔對局時,曾經下出一些人類棋手們從未見過甚至無法理解的招數,當人工智能以一種完全不同于人類的方式解決問題時,我們是不是無法真正理解他們所做的事?

謝諾夫斯基︰一般智力(注︰認知心理學概念,被認為是人類智力中一種普遍而概括的能力,來自先天遺傳)最大的特征之一是創造力。人類的創造力是一個天賦,它讓我們能夠發現並解決特殊問題,這是人類擁有的比其他物種優越的特殊財富。AlphaGo 不僅擊敗了柯潔,還讓他感到震驚。AlphaGo 創造了人類棋手從未想象到的新招數。

圍棋是一代又一代人玩了幾千年的游戲,但是現在 AlphaGo 超越了人類,創造了全新的玩法。從 2017 年以來,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人類棋手們觀摩 AlphaGo 的對局,然後從中吸收新的招數,他們的棋藝變得越來越好。AlphaGo 提高了人類的圍棋水平。所以,其實 AI 會讓你更聰明。

柯潔和 AlphaGo 對弈。圖片來自︰DeepMind

愛範兒︰現在,像希爾頓、聯合利華和高盛這樣的世界 500 強公司,在使用 AI 來分析求職者的面部動作、聲音,給求職者的面試打分。這套系統中包含了對求職者情感和意圖的評估,人工智能真的已經具備這種能力了嗎?如何確保它公正呢?

謝諾夫斯基︰你看,iPhone 的 FaceID 可以幫我解鎖屏幕,其實它可以做得更多,比如用深度學習算法來識別你是快樂還是悲傷。我之所以知道這個,因為三年前隻果從我的實驗室購買了一家初創公司,這家公司用深度學習來識別面部表情,可以比人類更好地分析你的情緒是高興、悲傷、憤怒、驚訝或者惡心。

再說公正,哲學家永遠無法搞清楚他們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在不同的文化里,公正意味著不同的東西。因此,創建一個公平的 AI 是不可能的。談到偏見,全人類都有偏見,AI 只是反映了我們的偏見。創建一個沒有偏見的 AI 是不可能的。

愛範兒︰越來越多的工作都交給 AI 去做,並且事實總是證明 AI 做得比人類更好,人類對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用呢?

謝諾夫斯基︰工廠里已經有了機器人,活干得比人更好,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創造能解決重要問題的機器人,比如診斷疾病,而這只是我們創造 AI 進程的開始。另外,人類從上帝那里繼承了地球,而人工智能將繼承整個宇宙。我們在地球上進化,也就呆在地球上,但是我們會把人工智能送出去,送去別的星球、別的星系。

愛範兒︰有了人工智能,是否意味著人類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謝諾夫斯基︰我們並不知道我們為什麼存在,這是個哲學問題。也許有一天,AI 會問出相同的問題來。

愛範兒︰伊隆·馬斯克、霍金都擔憂人工智能會威脅人類的生存,而你卻一直很樂觀,他們的擔心是多余的嗎?

謝諾夫斯基︰我覺得他們的擔心沒什麼根據,他們也不是 AI 方面的專家,我不會把他們的擔憂當回事。他們是有自己的觀點,但是你真的認為他們的觀點比 AI 專家們的更好嗎?再說了,我懷疑伊隆·馬斯克自己就是個 AI。

伊隆·馬斯克。圖片來自︰CNBC

愛範兒︰在人工智能越來越強大的時代,普通人應該做些什麼以便更好地生活?

謝諾夫斯基︰AI 是一種工具,就像顯微鏡一樣,我們看不到那些極其微小的東西,但是我們發明了顯微鏡來幫我們看到一個細胞內部的景象。

回到 1996 年,有一個叫“深藍”的電腦程序擊敗了國際象棋冠軍卡斯帕羅夫。當時所有人都說這是國際象棋的終結,但是人類放棄下國際象棋了嗎?今天的國際象棋冠軍馬格努斯·卡爾森(Magnus Carlson)出生在挪威的一個小村莊。要想成為一個國際象棋大師,你必須和高手對決,這往往意味著要在一個大城市里的象棋俱樂部里。但是馬格努斯·卡爾森在一個小村莊長大,他和那些比人類大師更厲害的機器下棋。

AI 給了他機會,如果沒有 AI,即便他再有天賦,他也沒有機會和比他厲害的“人”下棋,也就沒辦法進步。這件事說明,在 21 世紀,無論你出生在何處,只要有電腦,你就能和最厲害的“人”下棋。是 AI 讓他更聰明,並且給任何一個想在某個領域成為專家的人開放了機會。

愛範兒︰如果要更好生活需要學習 AI 的知識嗎?

謝諾夫斯基︰小孩可以不費力地學會任何他們能接觸到的東西,他們不需要學就知道怎麼用智能手機。如果你足夠年輕,你也行。

愛範兒︰你曾經說當下大部分人工智能是基于 60 年代對大腦的理解,目前這個領域里的基礎研究在做什麼?

謝諾夫斯基︰奧巴馬在 2013 年發起了一個重大的科研項目,叫“大腦計劃”(注︰The BRAIN Initiative,該計劃旨在創造新的神經技術、加速對大腦功能和障礙的理解,謝諾夫斯基是該項目發起者之一)。在過去幾年里,我們對大腦如何工作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這些知識都會應用在 AI 上,就像 80 年代楊立坤(注︰Yann Lecun楊立坤, 人工智能領域三位奠基人之一、Facebook首席AI科學家、紐約大學終身教授)在卷積神經網絡里把關于視覺系統的知識用在 AI 上一樣。

愛範兒︰在《深度學習》這本書的最後,你寫道︰“我們仍在尋找暴露智能最高形態秘密的核心概念。”如果真的做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謝諾夫斯基︰我們一直嘗試理解大腦是如何運作的,一旦搞清楚這一點,我們也就知道我們是誰了。科學嘗試找出藏在我們的希望、志向、情感背後的東西,這些都屬于“我們是誰”這個問題的一部分。如果我們繼續沿著這個方向前進,最終有一天我們會搞明白我們是誰。

(注︰《深度學習》是特倫斯·謝諾夫斯基作為親歷者對深度學習發展史的全景式解讀,該書中文版已由中信出版集團出版發行。)

愛範兒︰你認為智慧是關于量子層面的嗎?

謝諾夫斯基︰深度學習應用得最多的領域是科學,我們還可以將之應用在更深刻復雜的領域。如果我們加快科學研究,未來會有更多更好的技術。深度學習可應用在量子引力領域,這是一個很特殊的領域,比愛因斯坦的研究更進一步。深度學習還可以改善生物成像,給我們提供分辨率更高的圖像。也可以應用在天文學,幫我們探索其他星球的資源,探究黑洞崩塌時產生的引力波的本質。

我們可以利用工具在很多領域取得快速的發展,不只是商業領域,也在科學領域。我們用此來理解我們對于這個世界的復雜性。目前我們還不清楚關于人類思考原理的基本知識,這就是最終極的問題,了解我們自己,了解我們是誰。

高更《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愛範兒︰如果某一天我們完全搞清楚了大腦是如何運作的,那麼,像“直覺”、“信仰”、“意志”、“愛”和“同情”,這些詞語還是不是原來的意思?

謝諾夫斯基︰首先你要對這些詞語有所理解,它們的含義在不同文化里是不一樣的。這是語言的本質,模稜兩可,而且含義一直在變化。在描述事情的方式上,在不同的文化里也不一樣。

愛範兒︰AI 會同情人類嗎?

謝諾夫斯基︰當你說到同情,人類是否彼此同情?人類可以殘酷對待彼此,AI 為什麼不能?

愛範兒︰完全弄清楚大腦的運作之後, 我們是否會對愛情之類的概念有新的理解?

謝諾夫斯基︰浪漫主義的愛情是中世紀的一項創造,是一種文化產物。在它被創造之前,我們其實沒有這種體驗。因為在此前的數十萬年里,人類都忙于為生存而搏斗。母子之間有愛,家庭成員之間有親情,但是你會隨機愛上一個陌生人這種經歷,在(中世紀之前的)歷史上是沒有的。你真正要問的是 AI 是否會擁有一種類似于人類的文化,那將是 AI 文化。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愛範兒(ID︰ifanr),作者︰邱雷

相關推薦

0條評論

還可輸入140個漢字